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艺术 > 散文随笔 > 正文
       

把年味装进“后备箱”“行李箱”

来源:湖南省怀化市司法局 吴展团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03/01 17:28:36

龙应台说:“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对常年漂泊在外的游子来说,这句话可谓说得深刻、透彻,说到心坎上。

有一种爱,叫做年后离家时的“后备箱”“行李箱”。即便是知道我们终将远去,亲人们也要尽力把最好的一切都给我们。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多年来,多少人急急忙忙回家过年,又匆匆忙忙整装出发。不知不觉,今年的春节又过完了,又在“重复昨天的故事”。

离别之际,依依惜别。最纠结、最感动的莫过于家里人“恨不得把全世界塞进你的后备箱(行李箱)”:红薯、冬瓜、南瓜、玉米、青菜、毛豆、生姜、辣椒、蛋类、鸡鸭、腊肉、糍粑、野味、米酒……都是一些纯天然、无公害的土特产。还有很多东西没装呢,但后备箱(行李箱)早就装不下了,可他们还在一个劲地往里塞,好像带上这些东西就能把他们带在身边一样!

看着这一切,就算你铁石心肠,虽然担心这么多东西不知如何带得走、怎样吃得完,却也会情不自禁地转过身去,偷偷抹泪。

近日,看了人民日报的《离家时,“妈妈牌”土特产装满了后备箱》和靖州新闻网的《靖州:节后返程 浓浓“箱情”》等文章,里面小人物的小故事,虽很平常,都是一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家务事,但非常走心,令人动容,也让笔者感慨良多、感同身受。

据报道,春节假期刚结束,许多农民工带上行李箱,踏上了开往全国各地的列车。2月15日上午,靖州渠阳镇横江桥村十一组村民吴贞善拖着行李箱,在父亲的目送下又踏上了回深圳的旅途。他依依不舍、情真意切地表示,“每次过完年出去,父亲都会准备很多腊肉、血丸子和霉豆腐让我带上,到了外面还能够吃到家乡特产感觉特别幸福!”

我又何曾不是这样呢?离开家乡多年了,每次回去,叔叔婶婶、堂兄(嫂)堂弟(媳)等亲人都会拿最好吃的招待我们。甚至还会“吃不了兜着走”,当离开时,这家那家送这送那,把我们小车的后备箱塞得满满的。

父亲过世后,把母亲带在身边,我们极少回家过年了,只有切切地思念。今年,实在按捺不住回家的诱惑、老家的年味,大年初二,我们就往老家去。一个下午和整个晚上,从这家吃到那家,喝得酩酊大醉。

第二天清早,还在床上醒酒,就有堂弟来喊吃饭了,又是排着队一家接一家。

看这好客的场面,生怕再被酒折磨,我只有假装推说有事,要尽快到城里去。他们一听,便生气了:“好久不回来一次,你是看不起我啊?”“不是自己有车吗?路也不远,哪怕到我那里喝一杯也行!”

盛情难却,只好家家户户都“意思意思”,算是领情!吃吃喝喝临近中午,他们看我确实有事,也不便霸蛮了,就“放我一马”,一个劲地陪着小心:“坐也不到家里坐一下,真是不好意思”“那我就装假意了,下次一定要到屋里坐坐”,反而好像是自己理亏了。

走到小车前,房亲们把小车围着,这家带了腊肉、那家带了冬笋,这家带了干老鼠、那家带了糖果子……把后备箱挤得没有一点空隙。

各种各样的“礼物”,虽不值多少钱,但礼轻情意重啊!沉沉的土特产,莫不是沉甸甸的爱?我哽咽着向他们道别,关上车窗,再也忍不住拭去眼泪。

原以为父亲不在了,亲情就散了;老屋无人住了,年味就淡了。哪曾想,他们从来没有把我们当外人,永远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正如有文章写道:“你总说行李箱太沉、东西太多,已经不用再装了!她嘴上答应着,却偷偷接着往箱子里塞......后备箱塞的满满当当,送行的人久久不愿离去。也许是距离、是分别,让我们更加体会到了爱。”

多少个分别的场面,都是那样的难舍难分、发自肺腑!每一只临走的行囊,都装满了物品,这不仅仅是食物,更是亲人的不舍和关爱。

春节虽远去,年味却永在。其实,“箱情”就是乡情和亲情;年味,就是家乡味和人情味。漫漫征途、人海茫茫,一生一世无论何时何地,即使你远走天涯、颠沛流离,背井离乡、孤苦伶仃,这种情和味,一直都围绕在你身边,不离不弃、芳香四溢!

把家乡的年味装进“后备箱”“行李箱”,让我们带去异地他乡。当你对大地方的水土不服时,当工作生活的压力扑面而来了,只要尝一口家乡的味道,浑身就有了力量,心里也有了依靠。家,就在这里;亲人,就在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