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选刊
当前位置: 首页 > 苗学研究 > 论文选刊 > 正文
       

湘西苗族传说三王爷典故及祭祀习俗考证

来源:石正武 龙中森      阅读次数:次      发布时间:2019/01/17 09:56:13

——驳现代文人将三王爷奉为镇压苗民起义“功臣” 之悖论

石正武 龙中森  (湖南 凤凰)

三王爷,为三兄弟,封号为白帝天王,正史虽无记载,但八百余年以来,则是湘西苗族、汉族虔诚祭祀之神祇。明代至清代期间,凤凰厅就建有12座天王庙(三王庙),乾州厅建有雅溪三王庙,享受苗汉民间祭祀之香火。对于三王爷的来历,其生身年代,有说是唐朝人、宋朝人,有说是汉朝夜郎竹王三郎神。其族别,有说是汉族,有说是苗族。出生地,有说在乾州雅溪,有说在靖州,凤凰县苗族传说三王爷出生地在旯都洋村(原名两头羊)官庄坪苗寨。其姓氏,有说是龙姓,有说是杨姓,宋代杨业后裔。各种地方志的文字记述,皆凭口头传说,差异很大,亦无正史为依据而作出确切定论。

清道光《凤凰厅志》(卷五·典礼)《三候杂识》载:“乾州厅志曰:三候庙,俗称白帝天王者也,兄弟三人,塑像一白面,一赤面,一黑面。相传三十六人杀九千,今人畏之。又云马伏波白马将军征苗,土人祀之。又云杨姓,杨业八世孙,名为应龙、应虎、应豹。又沅陵志称为驩兜,俱无可考。按省志,汉时夜郎城在此,或即所谓竹王三郎神也。”后汉书蛮夷传:“夜郎初,有女子浣于遁水,有三节大竹漂流至足间,其中有号声,剖竹视之,得一男,归而养之,及长,有武才,自封为夜郎候。迎降天子,赐其王印绶,旋杀之,獠人以其非血气所生,甚重之,请立其后,天子乃封其三子为侯。”各种地方史志,正如清乾隆《凤凰厅志》(卷十·祀典)编者按:“天王庙之由来,既不见诸史册,庙中又无碑记,本无可考。”对三王爷的出生地、出生朝代、出生世家皆未能作出准确论定。

民国时期,石启贵著《湘西苗族实地调查报告》(第八章第一节社会故事)载《三王出生之略历》,因乾州雅溪有天王庙,按雅溪当地传说三王爷出生地在雅溪砂子坳,其外公名杨老栋官,其母杨穆英,传说井中龙子与杨氏女成亲,生三胞胎,名龙福金、龙福银、龙福雅,尊称龙家圣主。其母杨穆英,避讳姓,尊称木易圣婆。

2015年,凤凰县苗学会论文集选登龙建芳《凤凰三王庙祭祀活动及影响》一文,以清道光《凤凰厅志》载《三候杂识》等为依据,文中说:三王之母为靖州蒙姓女,与龙的化身同乐孕育,一胎生下三子,蒙女离世,凤凰人杨昌除在靖州任职,收下三兄弟为嗣,更名为杨胜龙、杨胜彪、杨胜纂……。

凤凰县吉信镇旯都洋境内流传《三王爷的典故》,与石启贵《三王出生之略历》的内容基本相同。传说三王爷出生地在“东棍”官庄坪,其母姓龙名凤,“解柳妙” 泉中龙子化身与其成婚,生三胞龙胎,既为种凡胎,又随母姓,姓名龙福金、龙福银、龙福广(石启贵《三王出生之略历》所载姓名为龙福雅),即三王爷。

三王爷(白帝天王)多种传说典故差异较大,唯独旯都洋境内流传《三王爷的典故》,出生地点具体,内容情节详实,当地又有祭祀三王爷封斋习俗,而清代凤凰厅官员和文人皆存在民族歧视观念,根本不会到旯都洋苗区收集三王爷的典故。现经考证,特将旯都洋境内流传《三王爷的典故》及祭祀习俗收集整理如下:

东棍苗寨(官庄坪),白帝天王出生地

凤凰县吉信镇旯都洋村(原名两头羊)所辖官庄坪自然寨,苗语寨名叫“东棍”,译汉语意为鬼木。自然寨座落在开阔平旷山间小盆地,寨边有一口大泉,面积270平方米,深度达20余米,泉水清澈碧绿,最大流量1.8立方米/秒,苗语泉名叫“解柳妙”,译汉语意为碧绿潭或碧绿井,因流量大,泉边原建有水碾房。古时,解柳妙泉边有一株同根并从地面分为三杆枝的大枫木树,相传是三王爷的神树。古苗语都将鬼和神统称为鬼,因而将这株三杆枝神树称为鬼木,苗语寨名“东棍”由此而得名。旯都洋境内传说,解柳妙泉中的龙太子变凡子与苗家女婚配,生下三包胎龙子,后来成为凤凰厅建立庙祭祀的白帝天王(三王爷)。清乾隆《凤凰厅志》(卷六都鄙)载苗寨:两头羊、上官庄。即清康熙晚年至乾隆初,将三王爷出生地“东棍”苗寨取汉语寨名为上官庄,因村前地势平坦,后来称为官庄坪。

传说龙子配凡女,一胞三胎生三王

旯都洋境内流传《三王爷的典故》述道:苗寨“东棍”(官庄坪)这片山间小盆地,原无深井大泉,干旱缺水。有一户大富人家,夫妻俩生有一女,姓名叫做龙凤,天生丽质,美貌超群,十八妙龄,尚未婚嫁。有一年大旱,夫妻俩所种植旳稻谷、玉米全部干枯,老头子望着干枯的禾苗,连日对天许愿说:“如果有人能在此田地边开出一口大水井可救这片稻田禾苗,我就把宝贝女儿嫁给他。”妻子骂他真是异想开天。而老头子虔诚之心则感动了天地神灵。

第二天,龙凤的母亲在鬼木神树旁边的地里劳作,有个从未相识的英俊后生走到她的面前说:“阿姨,您俩老辛勤种植旳稻谷、包谷就这样干枯,太可惜了,我可以为您们开出一口大水井来灌溉这片稻田。”老母亲答:“年轻人别瞎说,你如果真有这种本事,我俩老当遵守诺言,就把宝贝女儿嫁给你。”得之诺言,那英俊后生高兴地离开了。

第三天清晨,晴空万里,一家三口却听见门前田地中有流水声,忙寻流水之源,见村边山湾高处出现了一口特大山泉,泉水清澈碧绿,深不见底。老母亲才向丈夫和女儿说出昨天与从未相识的英俊后生的对话,猜疑这个后生定是有特殊异能的龙子所施龙井。故将此龙泉叫做解柳妙,有此特大泉水灌溉,这片稻田当年喜获丰收。

有一天早晨,夫妻俩的宝贝女儿龙凤到解柳妙泉边洗衣,不慎将银手镯掉落泉中,忙脱鞋下水捞取,龙子突涌泉波,将她卷入龙宫,一去不返。早饭后,夫妻俩不见女儿回家,忙到解柳妙泉寻找,见泉边只有衣服、棒槌和鞋子,怀疑女儿掉落泉中,忙喊村民前来帮助打捞,终无获救,多日内也不见浮尸。夫妻俩猜测似否因自己的许愿,女儿被那个英俊龙子引走。便对解柳妙泉跪求是否与龙子相会,泉中涌出碧波以回应。又跪求说:“有此龙井解旱情,粮食获得丰收,拟定明年某月某日举行椎牛祭祖,能否回来参加?”泉中又涌出碧波以回应。虽征求得女儿归期回应,但女儿失踪,夫妻俩仍悲泪洗面,度日如年。

第二年某月临近举行椎牛祭祖之前,某日早晨,其女儿与那英俊后生突然回家了,对父母说:“小女带您们的女婿及三个外孙回娘家了。”并说出解柳妙泉中落水后的情节。父母见女儿说“三个外孙”,揭开女儿用手巾盖着的竹篮,则是三条银色小白龙。老母亲又回想起去年在村边大枫树下与那个英俊后生对话,无疑这名女婿是解柳妙泉中龙太子化身所为,因自己的许愿而达成这桩姻缘。老夫妻俩高兴异常,忙请邻里族人和苗巫师帮助备办椎牛祭祖大典,椎牛宰羊,椎牛祭祖当晚设宴,邻里族人和三亲六戚共同陪女婿龙太子饮酒,无人能比其海量,始问计于龙凤,龙凤说:“他再饮多少酒也不会醉,只要在酒中加三滴酸汤,他就醉了。”族人照此办理,龙太子终于喝得大醉,年轻族人扶着妹夫睡于床上。深夜,同辈年轻族人请妹夫起床吃夜宵,掀开蚊帐,见床上盘曲睡卧着一条白龙,都惊呆了。龙太子醒来后,自知醉酒现了原形,就返回解柳妙泉龙宫,留下其妻和三个龙子在凡间。

龙太子之妻龙凤的舅父是(今山江镇)老家寨人,她带着三个龙子去拜访舅父家,舅舅见竹篮中三条小白龙,就说:“这哪里是龙?是蛇。”舅公的不吉奉言,从此,三条小白龙就不能再成为龙体,变成了龙种凡胎之三个白白胖胖的男婴,外公为他们取名,因其父为龙太子,以龙为姓,父不显身,便随母姓,长兄名龙福金,二弟名龙福银,三弟名龙福广(石启贵《湘西苗族实地调查报告》“三王出生之略历”写为龙福雅)。其外公为他们母子四人在解柳妙泉边大枫木树下建了房子,以盼龙太子能与他们母子四人相会。龙种三兄弟,很快长大成英俊男子,身材魁伟,孔武有力,并从外公所养马群中挑选三匹白马(其中一匹马只有三条腿,属能腾云驾雾的神马),天天骑马习武射箭,个个武艺高强。又爱结交英雄豪杰,接纳精英三十六人。麻阳上堂(锦河)杨周武、麻阳下街(高村)杨周全慕名投奔龙种三兄弟,当了左、右执旗先锋。后来,三兄弟封杨氏二人为红脸大将、黒脸大将。

三十六人杀九千,神功臣谶遭君害

南宋孝宗年间,杜夜村(今凤凰县沱江镇辖汉族聚居村)鸡冠大王何车聚众九千人劫掠和谋反,驻扎于奇梁洞洞口前,将所劫掠财宝物品藏于奇梁洞内。龙氏三兄弟乃龙种凡胎,对形如龙宫的奇梁洞特别爱护,更视奇梁洞口那三根由洞顶下垂似索状、长达十余米的钟乳石缆索为神物(苗语叫缆桥,下半节近期己断裂墜落),怎容忍何车占据奇梁洞。在地方官府无力征剿何车的情况下,龙氏三兄弟担心何车谋反之兵扰乱苗汉边境,逐带部下三十六人假装投靠,何车酒肉相待。三兄弟凭着饮酒海量,将何车所聚九千人灌醉之后,半夜手起刀落,全部杀光。因此,当地有 “三十六人杀九千,杀在奇梁洞门前,血流成河骨成山,盔甲埋在烂泥田”之传说。

龙氏三兄弟计歼何车聚众谋反之九千人,地方官将此重大事件奏报朝廷,皇帝诏令龙氏三兄弟赴京论功嘉奖。时值仲夏,龙氏三兄弟骑着外公家的三匹白色神马,用野百合杆做神鞭,腾云驾雾赴京城临安(今杭州市),皇帝见三兄弟身材魁伟,相貌惊人,三十六人杀九千,威名果然不虛传。便命群臣设席与三兄弟饮酒,朝中文武大臣无人能比其三兄弟海量。当天,群臣又在皇宫花园设棋局与三兄弟对弈,群臣级级皆输。棋室中,上午烈日从门窗东晒,三兄弟发神功旋转皇宫朝西;下午烈日西晒,三兄弟又移动旋转皇宫朝东,群臣惊惧异常。对棋三日,尽无对手。谋臣忙向皇帝献计说:“这三兄弟神力盖世,绝非等闲之辈,臣担心这三兄弟今后夺皇上天下;现在若令全朝武将动武,绝非他们对手,只有用毒酒计,才能消除后患。”

第四日早朝,皇帝指着案上一小坛酒对三兄弟说:“朕赐你们一坛九次陈酿御酒,回到家中才能开封饮用。”三兄弟捧着御酒,骑着神马回程,行至桃源白马渡(白马渡在今桃源县桃花源镇双峰村境内,以三王爷所骑白马经此渡口而得名),坛中之酒露出一滴掉在马鞍上,马鞍当即爆裂。三兄弟急下马打开酒坛,天热囗渴,老大饮了一囗,当场倒地,脸呈白色;老二不服,认为大哥酒量不行,狂饮两口,当场身亡,脸呈红色;老三负气将整坛酒饮尽,死在河中,脸呈黒色。三王爷遇难这一天正是小暑前巳日,只有神马奔回家乡,三兄弟阴魄托梦告知母亲,其母急派左、右执旗手杨周武、杨周全带人到湘西各地四处寻找,第十二日(辰日)才在桃源白马渡找到三兄弟尸体。时值炎夏,长兄、二弟死在岸上有百鸟保护而不腐,三弟死在河中有鱼虾保护而不烂。

三兄弟阴魂飞到皇宫寻仇,变成龙身缠绕皇宫大柱,皇宫将被推倒,皇帝见状,惊慌认错说:“朕封你们为白帝天王,你们管天,我管地;你们可阴阳两管,日享人间三十六次祭祀香火;我管地,一日只吃三餐。你们龙身可继续缠绕皇宫大柱,但不能缠绕黎民百姓家。”皇宫玉柱雕龙的原由从此而来。

凤乾始建天王庙,苗族封斋祭神灵

皇帝圣旨赐封三兄弟为白帝天王之后,三王爷的神魂骑着神马,每到夜间皆在乾州、木林坪、竿子坪、得胜营、靖疆营、奇梁洞至凤凰城的古官道上飞奔,人吼马嘶,犹如千军万马临境,沿途民众和官府夜夜心惊。凤凰、乾州地方官急为三王择地建天王庙,以享民间祭祀香火。苗族巫师讨诰问三王爷祭祀和建庙地址,得诰为官庄坪、木江坪。官庄坪为三王爷故乡的祭祀之地,首先在木江坪立庙祭祀。庙中塑造三王爷一白脸、一红脸、一黒脸之金身,尊称为龙家圣主。三王爷之母龙凤去世之后,又在天王庙中偏殿朝东方向增塑其母神像,尊称为龙凤圣婆。

三王爷出生地官庄坪虽不专建三王庙,但成为苗族祭祀三王爷的地址,具体祭祀地点在官庄坪解柳妙泉边。屠宰牲畜(以山羊为主)和煮祭祀肉食的地址在解柳妙泉旁边东棍岩。苗语东棍岩,译汉语“东”意为低凹坨地,“棍”意为鬼,“岩” 意为肉,即屠宰牲畜煮肉食祭祀三王爷的坨地。清光绪年间,汉区水打田刘姓人在东棍岩烧炭为生,后留居此地,因此,以苗语“东棍岩”取汉语地名为肉坨寨。

三王爷饮皇帝所赐毒酒死于小暑前巳日,至辰日这十二天之中,有百鸟鱼虾保护而不腐烂。因此,三王爷出生地旯都洋境内(含今解放村及五龙寨)18个苗寨,三王爷之神马走过的凉灯、毛都塘、雄龙、千潭、大马、火马坨、叭固等苗寨,为感谢大地生灵保护三王爷遗体十二天,姶盛行十二天“封斋节”习俗,唯老家寨属舅公家特例不封斋。“封斋节”为每年农历小暑前巳日起,至辰日止,封斋十二天之内,不能打猎捕鱼,不杀生灵,不食荤菜,上山见到野生动物、鸟类、蛇类和鱼虾,不能喊其名称。例如,看见蛇则叫做绳子,看见鱼则叫做“板压禾或畈东”( 即木桨或木皮),否则必遭毒蛇、虎狼咬死等凶灾。三王爷用着神马之鞕的野百合,此时花开正盛,也不敢采摘。

封斋第十二天辰日为祭祀三王爷之日,又叫开斋日。开斋日祭祀的地址在三王爷故居官庄坪解柳妙泉边,朝东方摆一张靠背椅,一把布伞,为三王爷母亲龙凤圣婆之神位,因其高龄,牙齿脱落,祭祀食品只供一碗肉汤。苗族巫师请神词为:官庄坪、木江坪,四个天门,八个地府。”后念所建13座天王庙地名,先请三王爷龙家圣主神灵,二请三王爷之母龙凤圣婆神灵,三请三王爷部下的红脸大将杨周武、黒脸大将杨周全神灵,献猪羊之煮熟五色肉及香火以祭祀。送神时念道:“有车请您坐车,有马请您骑马,无马请您坐轿。”封斋区域内的苗族,祭祀三王爷习俗一直延续到解放前。

封斋日期长达十二天,某家如有丧事要开荤,苗族巫师先做法事向三王爷禀请,法事之词曰:“有罪无罪,当面跟你谢罪,有怪无怪,当面跟你表白。”吃了一餐酸菜汤后,才能用荤菜招待前来吊孝众客。因此,苗族办理丧事餐席中,始有摆一碗酸菜汤的习俗。

封斋区域内各村寨,根据户数人口多少备一两只山羊屠宰后,开斋日由苗族巫师用煮羊肉做法事,祭祀三王爷、其母龙凤圣婆及两名大将,祭祀词皆要说明将祭祀肉送到官庄坪。做完祭祀之后,封斋区域内才能开荤。辰日开斋祭祀三王爷之后,逢卯日为吃新节,意为三王爷之龙父赐龙井,解旱情,丰收在望。吃新节除了鱼肉炒新辣椒荤菜以外,还要到田里采摘稻苞蒸在饭锅中,一人一穗尝食之。封斋节与吃新节不同,封斋节仅局限于封斋区域,吃新节习俗则在湘西苗区盛行。现在还有一部分专祭三王爷的苗族巫师健在,为考证祭祀三王爷习俗和祭祀神词提供了宝贵素材。

苗族祭神求平安,三王镇苗乃谬论

苗族祭祀三王爷的目的,是请求三王爷保佑苗民无灾无难,寨寨平安,旱年求三王爷神灵降雨,确保风调雨顺,家家丰衣足食。封斋区域内,除了一年一度以村寨群体举行开斋节祭祀三王爷之外,平常又以某户单独祭祀三王爷。某户家中凡患有疑难病症严重病人,苗医苗药医治无效,则备一只羊,请苗族巫师祭祀三王爷,借其神威解除病魔。村寨中有同类型者,可凑钱参与祭祀,苗族巫师在祭祀词中,皆要阐明某某几户人家参与祭祀,请三王爷为这些家庭消灾解难。苗民平常对三王爷小祭,则要砍一刀三斤六两白肉,不增不减,屠夫一听此数,就知是用于祭祀三王爷。另外,凡遇大旱之年,各村寨皆要捐款买羊,由苗族巫师祭祀三王爷,请其降雨解除旱灾。石启贵《湘西苗族实地调查报告》载有新寨(今腊尔山镇夺西)抬三王爷求雨之图片。

从清代以来,有许多地方官员和文人,知其然不所以然,都认为凤凰、乾州等地苗族都盛行“封斋节”。其实,除了两头羊18寨和山江镇等地盛行“封斋”区域外,就是与“封斋”区域交界的凤凰县腊尔山、禾库及乾州雅溪虽建天王庙,当地都没有封斋节习俗。与两头羊相邻的火炉坪、吉信等其余苗区,更无封斋节俗规。

清乾隆、道光、光绪三版本《凤凰厅志》皆录入相传三王爷“三十六人杀九千,今人畏之。”是指南宋时代,三王爷在奇梁洞计歼“汉贼”何车聚众谋反之九千人的历史事件。清乾隆二十三年版《凤凰厅志》编者按作出“天王庙之由来,既不见诸史册,庙中又无碑记,本无可考”的定论很恰当。清乾嘉苗民起义期间,凤凰厅同知傅鼐及文武幕僚向清军将领建议,利用苗族尊崇和畏敬三王爷的心理特点,将民间所传三王爷标榜为宋代杨业后裔,还特封三王爷为镇远候、靖远候、绥远候,分封管辖镇竿、保靖、永绥三厅。清道光四年《凤凰厅志》(卷五·典礼)《三候杂识》还写道:“黔楚苗人被三王爷剿虏待尽,仅留陇、吴、石、廖、麻五姓。” 撰稿文人因乾嘉苗民起义对苗民的仇视,所写这段言论,简直是天下最荒唐的历史谬论。从此,许多文人便将三王爷标榜为镇压苗民起义的“功臣”,这完全一种历史谬误。甚至时至今日,许多文人及数所大学学者所写的调研文章,仍持这种谬误观点。现特作辩解如下:

一是苗族将三王爷尊崇为本民族的神祇而祭祀,苗族畏敬三王爷,是指三王爷出生地,苗族在封斋节期间不敢违背封斋的各种俗规。民众之间不敢制造冤案,深怕遭到三王爷的恶报。从来没有传说三王爷是镇压苗民起义的外敌。

二是宋代正史或地方志,皆无三王爷为杨业八世孙杨应龙、杨应虎、杨应豹镇压湘西苗民起义的记载。杨业(932-986),山西太原人,北宋名将,他的历史战功是抗击契丹和辽国。南宋时期,金王朝对南宋王朝的威胁最大,杨业的后裔主要承担抗辽抗金重任,南宋王朝不可能派其后裔去镇压名不见经传的湘西苗族。《宋史·蛮夷传》和清乾隆、道光《凤凰厅志》关于“兵防、苗防”之章节,根本没有记载宋朝时发生过湘西苗民起义之事件。查《杨业世系》,也无杨应龙、杨应虎、杨应豹之姓名。因此,三王爷为杨业八世孙杨应龙、杨应虎、杨应豹镇压湘西苗民起义之说,皆无历史依据。清代《凤凰厅志》撰写稿文人对三王爷的传说就有四种说法,距今时隔近二百年来,现代文人反而抓住其中一种传说作为发表悖论之依据。

三是关于“靖州杨再思后裔杨胜龙、杨胜彪、杨胜纂三兄弟征服湘西苗族,苗人畏之”之说,更无历史依据。司马靖撰《天王庙的传说》,现在被许多网站转载,皆写道:三王相传为南宋宣抚靖州军民总管杨胜龙、杨胜彪、杨胜纂三兄弟。南宋绍兴末年到淳熙初年,有辰郡(今辰溪一带)“土蛮叛赋首”龚之德、龚之奇据浦市一带,“焚掠泸麻”,杜叶“蛮酋”鸡冠大王何车,高都“乱民”周彦、周德星等与“峒酋”一起,“精挑悍贼九千”,“蹂躏楚边,湘西大扰”常德郡守鄢尔荣,无力征剿和收拾骚乱的局面,便向南宋朝庭报告,派兵剿灭,宋孝宗皇帝,便命令杨氏三兄弟出征,他们设计诱敌到凤凰奇梁桥洞边进行决战,大败贼部。民间有歌谣颂杨氏兄弟功德,“三十六人杀九千,杀在奇梁洞门前,血流成河骨成山,盔甲埋在烂泥田。”

龙建芳《凤凰三王庙祭祀活动及影响》一文说:“三王之母为靖州蒙姓女,与龙的化身同乐孕育,一胎生下三子,蒙女离世,凤凰人杨昌除在靖州任职,收下三兄弟为嗣,按杨氏族谱更名为杨胜龙、杨胜彪、杨胜纂”。而查询靖州《杨再思世系》杨昌除不是凤凰人,是靖州人,为诚州(靖州)刺史、十峒酋长杨再思第四世孙,杨昌除生有四个儿子,按“再政通光昌胜秀”七字班,排名为杨胜隆、杨胜恭、杨胜聪、杨胜通,根本没有杨胜龙、杨胜彪、杨胜纂。所说“蒙女一胎生下三子,蒙女离世,凤凰人杨昌除收养”。蒙女实为杨再思所续第二妻,生二子,杨政约、杨政款,不能与杨再思第四世孙杨昌除混为一谈。杨再思后裔多代“胜”字班之中,也没有杨胜龙、杨胜彪、杨胜纂的名字。只记载有杨再思后裔杨再亨十二世孙杨通声于明初徙湖南凤凰县瓮来(今新场镇先锋村)。杨再亨第十三世孙杨秀彬于清嘉庆六年(1801)徙凤凰县阿拉营镇天星塘开基立业。

综上说明,所谓“北宋杨业八世孙杨应龙、杨应彪、杨应豹”或“南宋杨昌除三个儿子杨胜龙、杨胜彪、杨胜纂”为三王爷之说,毫无历史依据。据《靖州志》《靖州乡土志》载:南宋孝宗(乾道至淳熙)年间,靖州中洞里苗民姚民敖于南宋乾道三年、淳熙三年(1176)两次“聚众起义”,反抗朝廷苛政,提出“民不服役,田不输赋”的口号。以姚民敖为首的苗民起义,并没有波及到湘西生苗区,即使是明清期间,湘黔边境发生多次苗民起义,因湘黔边境苗族和靖州苗族的语言不相同,也无法进行相互联系。

所谓高都“乱民”周德星,实为周德兴,(?-1392年),安微凤阳人,明太祖朱元璋同乡,先后参与平定陈友谅、张士诚的战斗。元末至正二十七年(1367),和杨璟、张彬一起征讨广西,为明朝开国将领、淮西二十四将之一。洪武三年(1370),被封为江夏侯。洪武五年(1372)元月,率领赵庸、左君弼出师南宁,讨伐广西少数民族。洪武二十年(1387),经略福建。洪武二十五年(1392)八月十日,因子作乱宫廷坐死。司马靖撰《天王庙的传说》怎么能把明洪武年间周德兴搬到南宋淳熙年间?龚之德、龚之奇、何车、周德兴皆为汉族,湘西苗族姓氏中根本没有姓龚、姓何、姓周,怎能将汉族人龚之德、龚之奇、何车、周德兴强加为苗族“乱民”及“蛮酋” 呢?

宋代,靖州只建有祭祀“飞山蛮”酋长杨再思的飞山庙(又名威远候庙),每年祭祀日为杨再思出生日农历六月六日和卒日十月二十六日。靖州没有三王爷传说,未建有三候寺或天王庙,祭祀杨再思的节日与湘西祭祀三王爷“封斋节”完全不相同。由此可论定关于三王爷为靖州杨氏后裔之说不符史实。

四是清乾嘉苗民起义期间,凤凰厅同知傅鼐追封三王爷为三候,给后人造谬误。傅鼐及文武幕僚,利用苗族尊崇和畏敬三王爷的心理特点,将民间所传三王爷封三王爷为镇远候、靖远候、绥远候,分封管辖镇竿、保靖、永绥三厅。专制三王爷纛旗插在永绥厅(花垣吉洞坪)城墙上,以逼苗民起义军不敢攻城。而苗民起义军则视三王爷为本民族的神灵,仍然攻城不懈。吴八月所部于乾隆六十年正月二十四日攻克并占领乾州城,长达一年零五个月,嘉庆元年六月十七日才被清兵攻克。石三保率部两次围攻永绥厅城八十七日。凤凰厅城因城墙坚固,厅城官兵坚守,苗民起义军攻之多日未克。镇压乾嘉苗民起义的主帅是云贵总督福康安,四川总督和琳。根本不是现代许多文章所说神衹三王爷对乾嘉苗民起义“御苗”有功。

五是清嘉庆年间,乾嘉苗民起义平息后,苗民刚刚恢复元气,就在凤凰厅苗区腹地,筹资建成了新寨(今腊尔山镇夺西)天王庙和鸭堡寨(今禾库镇)天王庙。如果按嘉庆年间凤凰厅官方所说“三王爷为镇压湘西苗民起义的功臣” ,为什么苗民还会甘心修建三王庙(天王庙)呢?清康熙四十三年至乾隆年间,凤凰厅军政长官为了弹压苗民,在苗区腹地设立新寨(夺西) 守备署,驻守备一员,把总一员,千总一员,兵丁一百五十五名;鸭堡寨(禾库) 守备署,驻守备一员,把总一员,兵丁一百零八名。嘉庆二年,凤凰厅军政长官迫不得已而将这两个守备署官兵迁到汉区拉毫和清溪哨。凤凰厅长官还敢在苗区腹地修建三王庙吗?苗民筹资为本民族神祇修建庙宇,这就是辩驳所谓“三王爷为镇压湘西苗民起义的功臣” 之谬论的有力证据。

苗族传说的三王爷龙福金、龙福银、龙福广三兄弟,在南宋时期,铲除“汉贼”阿车,实为除暴安民,维护一方平安的英雄豪杰,则被皇帝施毒酒害死,而清嘉庆初,凤凰厅同知傅鼐及幕僚,则将三王爷之部下两名大将杨周武、杨周全,移花接木,张冠李带,顶替为三王爷,从此将三王爷的来历和典故篡改得面目全非。

清代以前,凤凰厅境内最早在乾州至凤凰古官道上建有靖疆营天王庙,清乾隆二十三年《凤凰厅志》(卷十·祀典)载:“天王庙,座落在靖疆营,离城三十里,庙宇三间,头门三间……。” 清道光《凤凰厅志》(卷四·庙坛)载:三侯祠,在东门外观景山,旧名天王庙,嘉庆三年(乾嘉苗民起义平息后),凤凰厅同知傅鼐构修,正殿三间,前厅一间,左右厢房二间,住房二间,戏台一座……。又于廖家桥、新场、凤凰营(黄丝桥)、红树坡、新寨(夺西)、鸭堡寨(禾库)各建庙一座。清光绪《凤凰厅志》载:又在木林坪、茶田、长坡卡各建一座天王庙。含清代以前乾州雅溪天王庙,共计13座。受此影响,麻阳县和永绥厅茶洞也先后建有天王庙。

如今,湘西州还完整保存凤凰县城观景山麓天王庙、禾库天王庙和吉首市乾州雅溪天王庙。2002年5月19日,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凤凰县观景山麓天王庙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8年6月,凤凰县人民政府所立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天王庙之标志碑,皆以清道光《凤凰厅志》(卷五·典礼)载《三候杂识》为依据作出简介:“天王庙,又名三候祠,建于清嘉庆三年(1797年),是凤凰厅同知傅鼐实行‘剿’、‘抚’兼施政策为名把镇压苗民起义立下‘赫赫’战功的杨氏三兄弟(封为白面,赤面,黑面三王神)所建的庙宇……。”三王爷出生在宋朝,而不是出生在明清时期,《宋史》根本没有苗民起义的记载。在明朝至清乾嘉苗民起义期间,也没有记载三王神镇压苗民起义之史料。而如今在全国各民族大团结之下,县人民政府一级所立天王庙之文物标志碑,撰写此文者作出简介,又再次将三王爷奉为镇压苗民起义立下“赫赫”战功的功臣,不知有何用意?

清代以前,乾州雅溪建有天王庙,当地传说三王爷的姓名龙福金、龙福银、龙福雅,尊称为龙家圣主,其母杨氏,将杨字撤开,尊称木易圣婆。清代以来,雅溪当地就没有祭祀三王爷“封斋节”习俗,旯都洋境内苗族曾到雅溪三王庙祭祀上香,庙中住持对三王爷出生地的香客格外尊重,共同认定三王爷出生地在官庄坪。

从古到今,三王爷(白帝天王)之典故出现多种版本,这些地方文史资料,均知其然不知所以然,对三王爷典故及祭祀俗规写得简短粗象。旯都洋境内苗族所流传《三王爷的典故》,又有祭祀三王爷封斋节的习俗来佐证,当为真传。

三王遇害冤魂在,善恶有报显神灵

苗族尊崇三王爷,因为他们三兄弟是被皇帝所赐毒酒含冤而死,疾恶如仇的神灵。苗族视三王爷为本民族除暴安民的历史人物,崇拜为民族正义气节和宗教文化精神支柱之象征,因而格外尊崇。苗族畏敬三王爷,并非其他史书典故版本所说三王爷因镇压苗民起义而畏之。苗族畏敬三王爷,是指三王爷出生地,苗族在封斋节期间不敢违背封斋的各种俗规。苗族最畏敬三王爷的另一方面是,民间出现冤案,受冤一方请三王爷神灵来惩处,造成冤案责任方恐遭三王爷神灵对其惩罚,报应异常,特别害怕,因而不敢任意冤枉陷害他人。宋、元、明、清封建社会及民国期间,司法制度不健全,在“堂堂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的情况下,苗族民间发生重大冤案纠纷,往往采用在三王爷神灵前喝血酒发咒来了断,一旦请苗老司出面在三王庙神灵前进行了断,那些咒词更加令人心悸,恶有恶报的事例较多。

石启贵《湘西苗族实地调查报告》(第八章第一节社会故事)载有“龙老有献计建屯仓”遭三王爷恶报之故事。龙老有,凤凰厅课稼(今凤凰县禾库镇科甲村)人。清乾嘉苗民起义平息后,凤凰厅同知傅鼐,实行以苗治苗之策,在凤凰、乾州、永绥、古丈、保靖五厅任命三十二名苗守备来管理苗区事务,并没收“叛苗” 田产设三十一个屯仓。龙老有虽为苗守备,因所辖柳薄、科甲一带干旱缺水,包谷多而不设屯仓收杂粮。龙老有认为各苗守备辖区都设屯仓,有利可投,便到凤凰厅城向同知傅鼐请求在科甲设屯仓。傅鼐说:柳薄、科甲一带,因地瘠民贫,杂粮多,不设屯仓。龙老有带着半苗语半汉语说:科甲地方虽干旱缺水,但大片旱地很肥,所种包谷大棒大棒的,有“解年解由大” 意即包谷棒有水牛角黄牛角那么大。傅鼐派员丈量田土,连龙老有家田土也一起丈量,秋后全部要上交屯租。并在其辖地课稼(科甲)、岩尾坡(叭仁)、龙朋(柳薄)设三大屯仓,龙老有高兴异常,而秋后所收屯粮,官府全部运走,始知上当。

傅鼐推行屯政,没收苗区田产作为屯田,收取屯租以养练勇之兵,凤凰、永绥两厅均七留三,乾州、古丈、保靖三厅均三留七,比汉区屯租还重,苗民苦不堪言。各厅三十二名苗守备邀约到乾州雅溪三王庙盟誓,同往凤凰厅城向同知傅鼐请求减免屯租。傅鼐召见众苗守备听他们述求减免屯租理由后,龙老有就抢先献计表态说:“由同知大人再收屯租三年,以后再减免。” 乾州厅黄腊寨苗守备麻实超亦随声附和。三十名苗守备怒指龙老有、麻实超二人,用苗语大骂二人违背盟誓,不顾苗民死活。三十名苗守备避开二人,同到凤凰厅城观景山麓三王庙告阴状,请求三王爷严惩这两个违背盟誓的败类。龙老有、麻实超二人回到得胜营(今凤凰县吉信镇) ,暴病吐血而忘,真是恶有恶报在眼前。而苗区屯租从此未予减免,一直沿续到民国二十年代。龙老有遭三王爷恶报的故事,一直在柳薄、科甲、米良等地流传至今。

国有良策护宗教,古刹永存留芳名

新中国成立之后,在党和国家民族宗教政策保护下,即使十年“文革”期间,造反派“破四旧”也不敢触犯三王爷禁地,焚其文物,使天王庙得到完整保护下来。如今,天王庙又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不仅是凤凰古文物、古建筑的精华和旅游景点,湘西苗族和各民族群众仍然有人到现保存的凤凰、雅溪、禾库三个天王庙祭祀。天王庙又具有研究民族宗教和历史文化的价值,旯都洋境内流传《三王爷的典故》,虽带有浓厚神话色彩,但故事情节有骨有肉,人物、地点十分具体,充分体现苗族民间口头文学创作艺术。旯都洋境内祭祀三王爷“封斋节”习俗,是人们不可否认的事实。为正本清源,还清苗族宗教文化史实,特收集撰写《苗族传说三王爷典故及祭祀习俗之考证》,望广大读者拜读和论定。

参考资料:

1.清乾隆二十三年《凤凰厅志》(卷十·祀典);

2.清道光四年《凤凰厅志》(卷五·典礼)载《三候杂识》;

3.清光绪十六年《凤凰厅志》(卷四·庙坛);

4.清乾隆《乾州厅志》;

5.《宋史》及《宋史·蛮夷传》;

6.《靖州志》及《靖州乡土志》;

7.靖州杨再思族谱世系;

8. 石启贵《湘西苗族实地调查报告》(第八章第一节社会故事);

9.凤凰县旯都洋境内苗族流传《三王爷的典故》;

10.凤凰县旯都洋境内苗族巫师“把对” 祭祀三王爷神词。

附:凤凰县城观景山麓天王庙图片

位于凤凰县城虹桥中路南侧的观景山麓天王庙头门牌楼,原名天王庙,清嘉庆三年,凤凰厅同知傅鼐重修,改名“三候祠”,咸丰四年,祠额改书为“三王廟”

             凤凰县城观景山麓天王庙“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标志碑

标志碑下栏字号小,字体不清,简介内容为:三王庙位于凤凰县城观景山麓,又名“天王庙”、“三候祠”,建于清嘉庆三年(1798年),是凤凰厅同知傅鼐为实行“剿”、“抚”兼施政策时为祭祀镇压苗民起义立下‘赫赫’战功的杨氏三兄弟(封为白面,赤面,黑面三王神)所建的庙宇。辛亥革命时,凤凰爱国人士曾在此誓师起义,并庆祝革命胜利,在正殿墙壁上留下了革命标语和信条。三王庙占地面积约7000平方米,由正殿、戏台、厢房等组成,它对我国宗教,文化、艺术、古代建筑及中国革命史具有重要价值。2002年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略。(按:不知撰稿人凭何史料将三王爷树为镇压苗民起义立下‘赫赫’战功)

建于清嘉庆三年(1797年)的凤凰厅城观景山麓天王庙,按史传,天王庙朝东偏殿还塑有三王爷的慈母龙凤圣婆之金身,而如今偏殿则塑成观音菩萨之神像,令人费解。

凤凰县城观景山麓天王庙,建于清嘉庆三年(1797年),正殿三间,中堂塑三王爷神像,白脸为大王、红脸为二王、黒脸为三王。

石启贵《湘西苗族实地调查报告》载:于民国时期拍摄新寨(今腊尔山镇)民间抬天王神求雨老图片。清嘉庆年间,建有新寨天王庙。白色旗面书写“新寨天王纛旗”。

凤凰县城观景山麓天王庙,塑有三王爷(大王)牵着神马之神像。按传说三王爷的神马全身之毛皆为白色,今人却塑成灰色马。三王爷的服装则保持着凤凰苗族古代男式服饰的特点。如果按照清代地方志所述,三王爷为杨姓,杨业八世孙,名为应龙、应虎、应豹,其服装则应为金盔铁甲之戎装。由此可见地方志所述三王爷身世并无定论,现代人更不知道传说三王爷的神马为白马之典故。

凤凰县城观景山麓天王庙,重新塑有三王爷(二王)牵着神马。按传说三王爷的神马全身之毛皆为白色,今人却塑成棕色神马。

           凤凰县城观景山麓天王庙,三王爷(三王)在马厩內牵着神马